Cartoon Golden Bear

不喝多点二锅头再睡,又会在梦里流泪噢


白月光什么的,也要努力奔跑才能照得到你呀


请再等我一下


我之前的人生已经算一团乱麻了

因为有你的出现

我才极力摆正回来啊

我已经尽量对周围那些值得的人温柔

也请不要随意触摸我的心

我还没有做好准备把完全的自己暴露出来


我身边有相处了十几二十年的朋友,也有刚认识不久就熟络的。总有人羡慕我人缘广,和人容易玩得来,也有朋友借此调侃我是花心、四处留情。其实一直以来我都在按照我的方式筛选着身边的人,和你相处友好只是第一步,合得来是第二步。能否长久舒服的相处,是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步。


就好比一张我在开车带人兜风的地图,一路上都有人在上下车。遇到合适的朋友我会邀请上车,反之则下车,只有某些人在车上一直坐着,大部分都在不停的上下。下车了只是意味着下车了,不是永别,我还会再开车回头见你,但是次数不会很多。而且这些大部分本是合得来的朋友,却因为占有欲太强之类的原因被我放下车。


偶然下车走丢了的合适的朋友,在某个时刻重逢发现相处起来依然舒服,那一定会再次踏上我的车。


我觉得人来人往的时间,这些分分合合很正常,为了避免日后矛盾的激化,提早预防很有必要。


但是我发现我忽略了一点,那些占有欲很强的朋友可能不会和我一样想法,他们可能没法轻易地放下。


这也导致了我在让他们“下车”的很久以后,各种行为表现让再次见面时的我产生有一种我负了他们“情”的内疚感。这种感觉很难受,让我在见面时处于十级警戒状态,很累。


也许真的是他们投入的感情更多,让我成了负心的那方。我负心逃离的前提刚好也是因为受不了他们占有欲太强带来的压迫感。


我明明渴望的是轻松自由的感情,却在最后被套上沉重的枷锁,像个罪人。


也正因为这些,让我更珍惜一直以为都能轻松愉悦相处了十几二十年的朋友,有时候更像家人,甚至可以说比家人还令我舒服。


还好,不亏。


怎么又开始半夜哭醒了呢


受过很多委屈,所以才那么努力对爱的人温柔。

可还是会疲惫的,在所有情绪变得不可控之前,握紧拳头。

捶墙,捶楼梯的扶手,只要不是捶在爱的人身上,就还好。

疼痛是最好的清醒剂。

不要因为受过伤害,就去给人伤害。

一些睡前想法

认识十几二十年的亲近朋友很多,但是没有一个是了解完整的我的,想想就好难过。

故意藏起不合适的地方擅长一人一面的是我,最后羡慕人家“关于我的你都知道”的也是我。

因果都是我。

想要能接纳全部的我的安全感。

以为会一直像小时候那样单纯觉得好听而已

但是随着岁月流转各种标签开始匹配入我的人生

在这些动荡的日子里

很庆幸跑去学了日语

从原本只能记住旋律和英文歌词到能看懂并记下那些戳进我情感里的字的转变

也等于把我这些年来慌乱的心绪整理进一个小盒子

哪天被打翻也无所谓

我还可以戴上耳机再次收纳进小盒子

只要还能听到他们的歌

我就不怕